射击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巴菲特股东会47个问答永远不能只做一件事 [复制链接]

1#
北京中科忽悠 http://baidianfeng.39.net/a_yufang/161225/5154116.html

当地时间年5月1日,美国伊利诺斯州提斯基瓦,电脑屏幕上在播放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线上股东大会。北京时间年5月2日凌晨,“股神”巴菲特领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正式召开56周年的股东大会。

本次会议仍然以在线形式举办,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兼CEO沃伦?巴菲特(WarrenBuffett)和副董事长查理?芒格(CharlieMunger)一同亮相现场。另外两名副董事长,伯克希尔保险业务负责人及阿吉特·吉恩(AjitJain)和非保险业务负责人格雷格·阿贝尔(GregAbel)此次也一道出席。在3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四位发言人一共回答了47个问题,为全球投资者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投资盛宴。

巴菲特:首先介绍一下我们的三位董事会副主席。在我左边是查理·芒格,我62年前第一次遇到了查理,他当时是一位律师,在洛杉矶从业。他那个时候就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建自己的房子。62年之后他还住在相同的房子里。我就在他建房子的几个月前买了自己的第一个房子,我现在也还住在那个房子里。所以你知道,我们对于老房子的忠实程度有多高。我们都是非常忠实于我们的老宅的。查理和我一拍即合,他是负责我们公司文化的,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一个董事会副主席。如果我想问一个问题,公司文化去向何方,我都会问他,他也会给我们提供很大的帮助。甚至就这个问题,会讲好几个小时。他真的是为我们公司,为伯克希尔贡献了非常多。所以,查理一直是在洛杉矶这边从业了六十多年。

在我右边是公司另外一位董事会副主席,负责非保险业务和投资类的,格雷格·阿贝尔,他是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出生长大的,以前是一位打冰球的选手。他是大学毕业之后来到美国发展。他现在负责的业务,已经超过一千五百亿美元的零售额,大概是管理二十七万五千人。而且我觉得他在这方面做的工作比我之前要出色多了。

在我的最右边是阿吉特·吉恩,他是在印度出生长大的,也是在印度上的大学,毕业之后来到美国。我在年的一个星期六遇到了阿吉特,那个时候伯克希尔已经从事保险行业很长时间了,当时阿吉特来到我们的办公室,我正在开收到的信件,我说你对保险业了不了解?阿吉特说我一无所知。我说那我们先来谈一谈保险吧。当时谈完一个早上,我觉得阿吉特肯定是可以帮助我们很好打造保险业务的一个人。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加入了我们在奥马哈的公司。

现在我们公司也是在做意外险方面最大的一个保险集团。而且很多时候,我们这边的业务是7×24小时滚动的,很多其他公司都不能和我们相提并论。过去这段时间我们的保险行业成长得非常大,帮我们打造出了一个非常庞大的保险帝国,我们也成为了举足轻重的保险公司。所以,查理来自洛杉矶,格雷格来自加拿大,阿吉特来自印度,我们所有人来自不同的地方,我们的共同点就是都在伯克希尔辛勤耕耘,而且做出了非常出色的成绩。当时在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住在奥马哈,离我不到一英里的距离。查理在年的时候,从当时我住的这个地方搬走了。格雷格在奥马哈也居住了很长的时间,大概离我也就五到六个街区那么远。他现在是住在爱荷华州。阿吉特住在奥马哈离我不到一英里的距离,住了一段时间。我们的起点都不一样,最后相聚在一起,这样的结果真的非常美好。等会儿会议中大家也会听到他们的见解,大家可以直接把问题问给我或者问给在场的另外三个人,我们也希望给他们一些时间来回答今天的问题。

按照年会的惯例,我们在今天早上发出了我们的一季报。我们一般会在周六早上发布出来,不是因为媒体喜欢我们在这个时候发布,而是分析师想要看。我们也给大家留出足够的时间来消化这个一季度财报里面的数字,它很难很完美地进行总结,但是我们大部分的投资者对我们的公司一直以来都充满了信心,觉得我们可以做到很好的工作。从来都不会动摇他们对我们的信仰。所以,你如果想要去看点点滴滴的这些细节,我们经营的方方面面的话,我建议你们去详细地把这个一季报财报读一遍,可能要花两三个小时才能完全消化。因为毕竟我们的投资的量非常的大,信息也很多,涵盖了我们投资的方方面面。这些商学院的学生,你们尤其可以看一看,我是特别建议你们读一读这个财报。在我们的媒体今天的新闻信当中也是发出了一些总结,在下面的一些数字上看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我们看一下去年的数字,去年打了括号的,如果你看到还是这样会很担心。

今年的第一季度,当时去年第一季度亏损超过亿美金,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当时就在想,这数字是怎么回事?是我去度假了把工作交给其他人做了这么惨的业务吗?后来我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是我在经营公司。今年终于看到的正向的数字,亿的样子。所以,我觉得这些数字是很有意义的。我们几年前有了会计准则的调整,所以每一次股票不管上升还是下降的时候,都会通过我们的收益账户来进行调整,所以去年我们第一季度整个股票大跌,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未实现的亏损。如果只说亏损的话,很多人不愿意投我们了,所以我要讲清楚。今年我们真的更上一层楼了,比如说今年数字30亿,明年又亏损20亿,我觉得我们不要简简单单这样去说,一定要解释其中的原因,非常小心地去解释。在我们的新闻信和各方面都要做出决心,我也会在股东信当中解释这种情况,这也是你该正确看待伯克希尔投资的情况。

我觉得我在股东信也讲清楚了,一段时间以来,长期以来,你都能看到我们的资本利得,我们因为保存一些股票获得留存收益,而且这部分留存收益通常来说是对我们公司是有利的,这也是我们资本利得的一部分。我们有非常多的普通股的投资,我们都应该去看一看这部分的股票,也要看一下我们的经营收入、经营获益。我们看看去年两个月和今年的两个月对比,其实是可以对比的。但是我们知道去年3月份,整个经济一下子停滞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衰退期。经济直接掉下了悬崖,去年的3月份就是那个情况。今年我们重生了,而且是非常好的一个重生。当然,美联储的政策也起到了推动的作用。而且,国会出台的一系列货币政策也是利好的。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数字,最大的不同点都是3月份带来的,两个3月不同带来的。我们之后还会讲到一些细节。我觉得我们的业务本身是走在正道上,在正途上。去年真的是非常严重的一次衰退,打击了所有的行业。现在我们的企业在不同的经济领域都获得了复苏,当然还会有一些存在的问题。

当然,特别是在某一些行业上。比如说这种国际的旅行等等,相关的行业。我们之后还会回到这个数字上。也可能大家会根据这些数字问到一些问题。我现在想要先过两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是相对,对于股市来说比较新的一些问题。我们可以在这上面先考虑一下,怎么样去把握现在的这个股市的情况。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这是我在年3月31日做出的报告,这也就是全世界排名前20的公司。很多的名称我想各位也都是耳熟能详的。这全部加起来大概有两万亿美元,在最底下的公司也有亿美元的市值。我希望能够用计算机计算一下到底有多少,他们的变动是如何。但好像已经打不进去了,这个数字已经非常大了。看一下这份清单,这里面前六名有五名都是美国的公司,所以你会听到有人在讲,美国现在怎么样?好像运作的不太成功是吗?但是看看全世界这样的指标,美国还是占了前六名。看一下美国现在的比较趋势,我们还是光明的前途。我们的国家都是立宪以来有多年的历史,给我们带来了全世界的这份清单中前六名占了五名。这并不是一夜之间就可以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有非常丰富的国土以及土壤,还有更多的一些资源,这个系统也是运作成功的。而且是让人觉得非常非常满意的运作成功。所以全世界最大的这些公司里面,已经占了五名了。以我们的人口,还有我们成长的历史,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还是觉得是差强人意的。再做一个估算吧,三十年之后今天这张清单上还会有哪些公司还在这个名单上?您猜猜看会有怎样的结果?当然,前二十名不见得有太大的变化,也不一定。

我们看一下其他的清单,这些是年的结果,看一下年我们做出的结果是如何。在年,前20名里面,好像很多在我们现有的清单上的名字并不在这里。很多公司也是耳熟能详的,比如说GE或者是美孚公司、IBM等等,都没有办法名列前茅或者入围。在年的状况是不一样的,但是二三十年后又是远景完全不一样了。当然那些公司那时候的资产并不是零,但是我要提醒大家,这些有重要改变的方式以及前景。那时候日本真的是大家觉得非常爆棚的一个国家。但是今天,美国的公司,完全已经是先声夺人了。所以您再看一下,年并不是黑暗时期,大家注意,这并不是黑暗时期,也不是我们的黑暗时期。很多人讲那个时候就知道,很懂得股票市场了,但是那时候并不是开倒车的时期。这些所有领先的国家以及公司们,您看到它们的资产是多少?一千多亿、七百多亿等等。所以三十年之后,原来的一千多亿已经变成万亿数字了,您看到的结果已经是以前的十倍之多。这个状况就向您揭示了,所谓的公平性是在我们世界的经济中进行了运转,而且也告诉你了的通货膨胀也不在话下。但是真正跟您解释的是,资本主义是运作得挺成功的,特别是对于资本家来讲,这是一个成功的机制。这中间也提供了更多的坚实的数字,让你能够证明这个事实的情况是真的。所以讲到两万亿、三万亿或者要再购买其他的公司,或者原来的这些公司的价值现在已经是二十、三十倍了,以前觉得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我们已经很肯定了,我们的这个想法是肯定被验证了。

还有,在年的时候的华尔街跟今天的华尔街进行相比,世界的状况已经开始进行了巨大的变化。我只是举了一个我一直在深思熟虑得到的结果,所以坐下来仔细观赏,再开始进行研究,还有我们讲到指数基金等等,您今天必须要先上这条船,才能够享受既得利益。所以,您今天应该要上哪条船,当然还是要再进行考虑的。但是如果你上对了船,当然是会做得非常好。我想这就是我想跟大家讲的,我比较喜欢的话题。三十年之后,你如果说您那个时候就知道很多的知识,而且你已经对于很多的事情下了极大的赌注,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最好的点子就是,年的时候,那个时候也许做得不好,很多的事情必须一直重复。你那时候如果投资股票的话,并不是在更好的境界。

第二件事情要跟大家讲的是,很多的人被很多不同行业吸引住了,很多的公司讲说,这个行业是真的受欢迎,你可以马上上市,或者你可以用SPAC来进行销售等等,这些销售的数字都是让人觉得非常非常惊讶的,而且惊喜的。但是伯克希尔公司是不是也是如此?我想,在年的时候,那是我父亲出生的那一年,当然,并没有得到新闻头条的位置。我们知道,那个时候汽车工业还是非常发达的。但是,汽车工业那个时候好像要改变全世界了。或者是我们后来又进入了汽车保险的这些行业,觉得说也可以沾上一个边也不错。所以现在也是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假设,你会看到一些快速的蓝图,比如从年到现在,可以讲到现在路上大概已经有0亿部车辆在行走,以前是没有的现象。那个时候想到的都是汽车、汽车、汽车。那时候有一个在很多公司组合之后建立的公司,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Marmon公司,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不知道。这个公司在年的时候,里面有一部车子在赞助印地安纳的赛车赛事中得到了第一名,所以他赞助的这部车出名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它才会一直保持这个名字。但是这个名字就因为那个赛事而一炮而红。这个车在印地安纳的赛事中,赛车选手也一炮而红。这只是给你举的一个例子,这种历史也持续了挺久的一段时间。

大概年初开始到年,至少有两千家不同的跟汽车相关的公司进入了汽车行业。所以大家都觉得那个时候汽车是我们最有希望的一个行业,在9年的时候,结果只剩下三大巨头了。您可以看到,在选股票的时候,您的概念也应该类似。您当时觉得说这个行业是明日之星,而且是绝对有前途的,大部分的人,所有的人都是下赌注在汽车行业上。每一个人都说我要买汽车股,我要进入汽车行业等等。你觉得可以在这上面赚钱,但是只有几个人真正的得到了真正的机会。后来,有些公司被别人并购了,或者倒闭了,或者又发生了怎么样的一个状况了。所以,这就是我们刚刚讲的,在汽车工业以及在金融上发生的变化。

那个时候福特公司,或者是GE这些公司,GM,通用汽车等等,也是在这些竞争的行列之中。所以这中间发生的一些汽车行业的变化是不可思议的,您要找一个能够相应的行业并不是那么容易。

提问1,巴菲特先生说过别人贪婪的时候你不能贪婪,别人不贪婪的时候你要贪婪。在疫情开始的时候你们把很多航空股都抛了,跟着市场一起恐慌。当时很犹豫进行伯克希尔的股票的回购,那个时候价格是很好的。当你回顾这段时间,回顾伯克希尔在这段时间的决策,还有政府也会向金融市场投资,你们怎么看?

巴菲特:我觉得现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慢慢地,我们在等待他们开始发力。刚才提到查理是首席文化官,我是公司的首席风险官,我们希望在这两方面的工作都做好。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卖太多,我们总共拥有的公司的总额,是达到了亿美元,我们可能只卖出了其中的1%的部分。想提一提你提到的航空公司,航空公司这部分的业务,我之后再来谈货币和财政政策。在航空公司这边,我们有几个子公司,都当时想从政府的角度去帮助这些航空公司。有一些少数的股东,都会觉得说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容易去做,尤其是现在的监管政策一下来,整个经济停滞的情况下救都救不急,所以那个时候大家很多都自身难保。我当时想说,就由伯克希尔来帮助掌控。因为我们下面很多公司完全没有办法掌控当时的现状了。航空公司他们其实一开始是获益非常多,尤其是这四大航空公司,受到了政府非常多的,包括财务、贷款方面的支持,甚至达到亿美元的资金。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公共政策,我觉得没有问题,那个时候真正一下子没有办法经营下去的都是小企业,而不是航空公司。像洗衣店、餐馆等等。但是航空业,当然发生的这一切不是他们的任何问题,不是8年当时因为银行业造成的整个金融危机,航空业没有说好像名声有这么的差。我们也知道在危机之后,很多的航空业,好几家都宣布破产了。航空业其实是习惯在一个破产的环境下经营的。

但是整个航空公司的行业,你看看整个它们的经营规模,这四大航空公司加起来可能卖出去不到一千亿美金。而整个苹果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上万亿的公司架构。所以我们觉得它们进不到我们前十五的投资组合当中。所以航空公司那时候就向政府求援,需要政府提供帮助,说我们再次进行破产吧。他们觉得他们理应受到国会的帮助。但是你去试想一下,如果伯克希尔是10%的持有,他们如果都来向伯克希尔要这部分的支持的话,我们怎么去支持他们?可能他们最后拿到的结果,受援助的结果也会非常不一样。我觉得如果当时把股票继续留着的话,现在结果又不一样了。你看我们当时整个产业的股票卖出去都不到一千亿,而且承受了非常多的损失。他们也失去了自己盈利的能力,因为我们知道,短期内国际的旅行是回不来的,但是总体来说,经济的复苏整体上比我们预期要好了很多。比如说在保险这边,我们有时候也不想有那么多的现金放在银行里,所以我们当时也是希望,可能把一些投资给减掉。但是总的来说也就是1%到1.5%的减持而已,从伯克希尔的角度出发。所以我不觉得这是伯克希尔历史上一个很伟大的时刻,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对于我们公司来说,这个减持的净值并不大。我们现在还持有大概六千到七千亿的很好的业务的股票。我觉得航空业好像确实现在有了很大的复苏,但是我还是不想再把这个股票买回来。因为你看,现在很多人虽然想去做国际旅行,但是去不了。而且很多这种出行都是从个人的角度去看的,商务旅行很长时间内可能都回不来。那你看,我们有美国运通19%的股份,有精密铸件的很多股份。我们还是在这方面有很大的投资,他们都是跟航空业、航空和旅行,是息息相关的。我们抛了航空股票以后,我们也希望四大航空公司能够做得更好,他们的管理层还是做了比较好的工作的。

提问2,你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一直尝试买“大象”,年也是做了这样的预测,所以你到底现在的这个情况是怎么样的?你为什么没有把手上的现金用去更大的收购?

巴菲特:我们手上的现金大概是我们公司估值的15%左右,这个百分比还是比较健康的。之后这个数字会慢慢降低,因为对于伯克希尔来说,我们没有办法一下子就部署几百亿的资金去做大的收购。而且现在美联储又出了新的法案,这两到三天的过程当中,我们知道什么都没有办法发生。我觉得鲍威尔当时做的这些措施都是非常快速非常有决断,他们去年4月23日做出的决定,一下子改变了整个经济的现状,整个经济当时一下子停滞了,政府的债券也有很大的波动。8年9月份也出现了这种情况。所以,也慢慢理解了当时美联储主席的做法。这一次的措施,也是显示了对市场的调节作用,我们当时也没有办法卖掉债券,因为所有都被停止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很大的问题,公司在不断地亏损,有很多公司在关闭,真是非常戏剧化的时期。我记得美联储主席那个时候说,能不能在财政政策方面帮一些?因为8年、9年的时候说,我当时不想把钱拿给“肮脏的银行”,去年的情况,我们真的找不到人去责怪,因为政策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所以我觉得国会、美联储,他们确实是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上做出了迅速的回应。

总体来说这个工作做得还是比较棒的,也对我们现在的经济做出了一些贡献。我们现在的经济的水平是高速在复苏,当然也确实出现了一些通货膨胀问题。但是我觉得财政政策起的作用真的很大。8、9年,跟那个时候作对比的话是没有办法比的。伯克希尔,我们不希望去依赖银行,我们也没有办法去向美联储求助。我们必须要自己独立地保证说,在任何的情况下我们都要自己去帮助自己解决问题。有些人提到我们要依赖陌生人的善意,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很难做到这一点。在去年3月中旬的时候,大家都想去借款,想去度过这个难关。但是整个国家的政府是没有预料到有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我觉得,最后货币和财政政策方面的处理还是相对比较得当的,而且是达到了大家的预期。现在当然,马后炮一样提到了这个事情,查理可能在这方面有他的一些看法,看看他怎么说。

芒格:你如果觉得好像把所有的这些钱,去预料到这种非常疯狂的情况,或者说一个人影响了整个这个市场的情况,每个人都期待,好像我们可以去做这种不理智的投资,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在这个疯狂的环境下去做任何的太大的收购。你想,一出手要几百亿、几十亿的话,我们要谨慎。

巴菲特:我刚才忘了给大家看我们的一项财务数字,我们可以回到我们的负债表上,你会看到我们流通股的情况。我们花了大概亿,在第一季度花了亿来回购。所以,我们没有办法买到那么廉价的公司或者廉价的股票。你看我们流通股的数量是下降了,我们抛了航空股、抛了银行,要在其他地方做收购。

提问3,一个长期的股东提了一个问题,他来自明尼阿波利斯。他说,芒格先生巴菲特先生,15年,现在整个市场都比较低迷,你们的伯克希尔一直能跑赢市场,未来应该也是这样。对于长期股东长期投资来说,需要长期持有你们的股票还是实现投资组合的多元化?

巴菲特:查理想回答这个问题吗?

芒格:我现在建议大家,你要持我们的股是比较好的。我建议你这样。而且我对我的股票也非常的安心。您就持我们的股吧,我们的业务是比别的做得好的,这是肯定的。

问:现在市场的价值是不公平的吗?或者不真实的?

芒格:其实这个上下起伏的时候,有时候不见得是真实的。我对于伯克希尔的持股绝对是很安心的。

巴菲特:也许你可以持标普,长期来讲很多人也是持标普的,但是不见得一定要持伯克希尔的股票,不是一定要建议你买我们的股票,我有时候也建议你不要买我们的股票。但是我现在已经公诸于世了,关于我们公司的情况。当然,90%的情况,如果你会买美国国债或者买标普的话也许你会觉得比较安心,我也不会不建议你这么做。但是现在伯克希尔的状况,伯克希尔公司我自己是非常钟爱的,我不觉得一般普通的人能够自己就智慧地选择他的股票,选得这么对。但是,我们的公司里面,我跟芒格先生五十年前就已经进行合作了,我们也有一群非常特别而且特殊的股东们,以及我们的这个群体。当你不用再加任何的考虑,而且在10年、20年之内可以毫不费力地就持有这样的股份的话,其实是蛮安全的。所以我想,标普和我们比较,我还是喜欢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的。但是如果您是毫不知情,不懂股票的话,而且没有任何对伯克希尔的感觉的话,就去买标普好了。

问:你们今天的托管人还有讲到我们的指数股票,对于您的管理人,您是觉得非常安心吗?还是有信心?

巴菲特:我想,我这个中间大概有1%,很多的有钱人他们可能都有一些所谓的托管账户或者怎么样。但是我们公司,伯克希尔是公开的这些信息,你要怎么看都可以,完完全全透明的。但是,99.7%,我们的这些持股中间,我们会投资在一些慈善事业或者到时候也缴了税金了。伯克希尔是一个很好的可以持有的股份。特别是某一些人,这些可能只有非常小百分比的,是一些配偶们持有的。但是,90%跟我们刚刚讲的标普比较的话,经过一段时间你看过了更多的产品,或者了解了更多的股票的情况,特别对美国的群众来讲,你可以选择哪一个行业你要投资,或者你要投资到哪一个比较安心的地方。所以如果说,您不知道任何股票或者对股票市场没有任何的知识的话,那就买标普吧。但是我讲非常小的一个部分,也就是您可能进行投资非常小的一个部分,我当然不在乎说我持有99.7%的我们的股份,但是剩下的一部分我完完全全捐献掉都不会有任何的遗憾的,但是我觉得伯克希尔还是非常让人安心的。

提问4,下面一个问题是来自英国,我的问题是对于石油天然气,还有雪佛龙公司股票的情况,还有在年关于烟草的情况,你们到底愿意做些什么?还有您觉得不安心,对于那个时候的烟草不太安心能够进行投资。查理也曾经讲了,在讲到私人的烟草公司,也是非常类似的情况。所以,那个时候是否后悔?现在我们又把这个同样的状况,想到我们的石油天然气和以前的烟草进行比较。当然,那个时候的烟草会造成人们健康上的问题,比如说有肺炎等等,那么现在我们在讲到石油天然气可能会更复杂,也是我们现在所有的人们在想的,今天在讲的这些付出的代价是不是跟烃有关?所以我讲到环境和气候变化的层面之下,这种是不是合理的,而且是真正的能够做这些可以取得的一些改变的脚步上跟上这些现实的作用,有的时候我们在讲到现在的年轻的一代,觉得说现在再买石油天然气,可能要付重税。所以我们也看到所谓烃的费用,以及雪佛龙公司发生的情况。我们现在定义石油天然气的情况,对于您的投资回报,是不是还可以进行?

巴菲特:我现在可以用十个字回答这个问题。你讲的这个问题是非常冗长,我不记得你到底每一个细节讲了什么,但是我想每一个人对于任何东西都由两边的意见。当然我非常的不高兴,不希望我们现在的烃相关的行业,石油天然气马上被禁止,这是不太可能的,我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状况。但是我们必须要适应现有的一些状况,任何的情况都是有可能的。我知道年的状况和现在不一样了,我记得那个时候也被问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我现在讲到好市多或者是沃尔玛的情况,也听到更多类似的问题。现在卖的这些东西,那石油天然气是一个比较大代价的东西,还有那个时候卖烟草,烟的价格也是和以前比较来讲,也是非常贵的。现在的状况是非常困难的,你到底要做怎么样的决定,有时候也是不可知的。以前一些比较好的业务现在是否如此,我想也不知道。所以我们也希望找到对于人类比较有益的。当然那个时候有些人已经知道抽烟的害处在哪里了,还有在法令上来讲,是不是还要选择抽烟,这都是根据您自己的决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百多种理由不要抽烟,那个时候我们也在跟说客们进行谈过。比如我们投资到旅馆业,我那个时候跟我的女婿也谈过,烟对人类都是有害的。之后我们后来决定不要再投资在上面了。但是我现在看到的,我有时候在金融公司,在报纸上登广告,这些公司真的非常糟糕,为什么还登广告?所以你要进出这些行业的时候,有时候是蛮难的。当然在社会上你要做真正的评论,有时候也比较困难。所以,我不知道这些公司是不是对我们的社会真的有所贡献,当然,我有的时候也非常高兴我自己做了明智的决定。但是,现在可以跟大家讲,很多的事情会改变的,当然我不是要做道德的评判,你实际上操作一个行业,这些行业中的一些因素都是非常复杂的,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比如说屠宰场,他们在屠宰的时候是不是做了一些道德标准的评判?这些只是一行业。或者您的配偶、您的朋友或者您的公司里面是不是对你有所评论?你现在必须自己要做的一些论断就是,比如说你觉得这些行业不对,你就投资在所谓的指标基金好了。所以我并没有任何的,就是说你拥有哪些公司的股票或者该怎么样,雪佛龙公司是否是你投资的对象,或者我觉得是不是进这个行业,是不是有评判的准则,我是没有任何批评的。

芒格:你要想一下,今天一些在家里的比较年轻的小伙子们,有一个人可能是英文教授,他是替雪佛龙公司做的。当然,你要选这个英文教授还是雪佛龙公司里的人?我会选雪佛龙公司里的人。

巴菲特:希望这个人不是你女儿。

提问5,今天有两三个人讲到跟气候有关系的机会,可能有人不太赞成,讲到所谓的这些反对的意见。那么伯克希尔在讲到的这些金融上来讲,都是要投资到好的。那么您为什么不朝着比较正确的方向走,还是这些更重要的议题要进行讨论呢?你现在告诉我说投票为什么得到相反的结果?您的建议是什么?

巴菲特:可能格雷格先生待会儿会跟我们再讲一下。伯克希尔赞成和反对的意见到底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结果,也就是对气候变化来讲,以及气候相关议题上我们是怎么投票的。我们这中间已经有了上百万的持股人,可能你也可以找到很多有名人的名字。当然,在做这些决定的时候,也都会进行相应的考虑的。去年有三封非常重要的信,这些信也都是我们的股东寄过来给我的。但是我们进行投票的时候,你待会儿也可以看到我们投票的结果,是非常压倒性的结果。就是说伯克希尔自己用的这些钱,不要用在这些气候变化上。这些人,我现在并没有说要花这些钱做什么事,但是他们都是我们的持股人。所以很多人可能连我们致股东的信都没有看,或者他对于能源行业的一些知识,可能都还没有进行了解。或者我们在交通业、运输业上的工作,也没有进行相应的了解。或者,政府现在要做一些什么事,对他们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吗?我想,整体来讲都是好事,但是我们有一些组织一些群体,他们都是好人,他们要回答所有的问题,用他们觉得正确的方式,而且是能够理解的方式进行回答,而且可以放在我们的年度报告上的。你讲到我们的交易,可能涵盖了行业中的95%。所以这种是具有核心性的。我们必须要这么做。再讲到业务的层面,比如说DQ,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小的企业,大概有三十六万人在为我们的伯克希尔公司进行工作。但是,一些不利的状况,以及对我们觉得反向的状况,在我们的这个时间中也都经历过了。我想,我是标普里面唯一一个每月都会真正在看月度的财务报告的CEO。我不觉得其他的公司会这么做。所以2月、3月,很多的CEO就会得到年度的报告,但是我不需要了,我可以把过去六年、七年,这些公司遭遇不幸或者困难的情况,我都已经理解过了。这些我已经完完全全掌握了。对我们来讲真正重要的事情是我们进行的一些事项,基本上就是在伯克希尔,刚才讲有铁道公司、能源公司,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芒格: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们现在讲到的全球变暖的一些状况,很多人讲说我知道全球变暖,我已经知道这些答案了,但是我告诉你,我是绝对没有这样的知识的,还没有。

巴菲特:即使我们知道这些答案,我们也没有办法在我们的报告当中提出很多未知的东西。有些他不想在这方面持股的人,我也在年度报告中提到了,人们觉得我们就是不断收敛股票的人。但是我想提到,伯克希尔公司,我们是有更多的,就是刚才提到的这种所谓商业基础设施,你看我们总统最近也在提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在商业基础设施方面的持有,总额是高于美国所有其他公司,比任何的这些全国最大的公司都要多。而且这个领先的程度还非常的大。我们的投资在基础设施方面真的非常的大。这也是让我们的公司不断滚动向前的一个关键。像我们的铁路,运载的整个国家物流50%以上的物流。6年、7年的时候,我们也是在做规划,怎么样能够关闭我们的煤炭行业。但是我们也清楚,如果我们的电力能够更多地来自于其他的发电源的话,我们可以采取措施完全关闭煤电的电厂。煤炭也在不断地枯竭,我们也在面对这样的情况。像怀俄明州,他们也在想能不能建更多的风力发电厂。我们也在尝试建立更多的输电企业,我们也面临这样的问题。通常我们的回答是说,我们的年报中有60亿的资金,我们今年年报中又加入了另外20亿资金投入这方面。我们让格雷格讲一讲他这方面的想法。

格雷格:是的,我们的能源公司,BNSF,有非常大的碳足迹。我们再看看伯克希尔这边,我们过去有披露这种情况。我们有两个投资者的报告,最早一份是7年,最近一份是年,在伯克希尔能源的报告里面。我们先看7年那一份,我们第一次做投资者的固定收入报告。之后,我们一直每年都在做,一直做到了年。年我们做了第二次相似的年度披露。对于伯克希尔能源的去碳化的探讨。我们回到7年,当时开的那次会议上,我们有第三方的债务资本,是一个比较传统的资本架构,来管理我们整体的成本。很有意思的一点,当时在那次的报告中已经提出了气候变化是最基本的一个威胁。另外我们也是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比如说关于创新,关于整个市场的变革,还有怎么样去设立合理的目标。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做出了一系列的建议,就是对于整个这个市场要怎么去做变化。那之后的每一年,我们都有一些新的计划和策略出台,看一下我们在伯克希尔能源上的每一个部分怎么去跟监管机构打交道,怎么样变革我们现有的能源架构。这个能源架构都是围绕去碳化开展的,并且也能够在不同的州不同的客户纳入我们所有的利益攸关方一起讨论,并且跟伯克希尔的股东做出交代。我们看看所有这些年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就是我们必须打造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这个基础是什么?就是高电压的电力传输系统。我们今年的股东信中也强调了这一点,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美国西部的输电网中投入亿的基础设施建设,其中亿会在未来几年投入,已经投入了50亿,一共亿。就是这样的坚实基础可以让我们不断实现可再生资源的增长。在每个州,伯克希尔的能源都会在这方面提供支持。我们之前也强调过,在输电网的基础设施投入上我们已经投入非常大,而且在可再生资源的投入上也很大。我们看到年大概有三百亿投入到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上。这会完完全全地颠覆我们的公共事业,实现我们想要的去碳化的目标,也可以把这样的情况告知我们的客户、我们的攸关方。我们现在取得的成果是相对来说比较棒的。举几个例子,比如说年美国加入了巴黎协定。当时在巴黎协定上定下了非常多具体的目标。这些目标之外,伯克希尔能源和其他12家公司,包括谷歌、沃尔玛、苹果等等公司,当时一起向巴黎协定也做出了自己的承诺。伯克希尔能源当时也是其中的承诺方之一,在年就作出了承诺。还有很多其他的能源公司那个时候完全没有做任何的承诺。我们当时做了非常多这方面的承诺。其中一条就是说,我们要把亿的资金投入到可再生能源领域。总额大概亿的投入。我们现在已经大大超过了这个承诺额,所以我们对于去碳化的承诺是非常清晰的。我们也是把我们的目标量化,然后可衡量。再看一下我们跟当时美国政府做出的承诺,巴黎气候协定当时的目标是在碳足迹的减排上,从5年到年降低26%到28%的碳排放。我们的承诺是多少?我也非常高兴向董事会宣布,我们在年就达到了这个年的目标。我们不但做出了承诺,还提前完成了我们对巴黎协定做出的承诺。所以,我们新总统上任之后谈到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现在的政府也提出我们用5年作为基准年,这个排放的目标应该是在年减排50%到52%。那么我们在向股东,向董事会做汇报的时候,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年没有问题,完完全全可以达到巴黎协定减排的承诺。为什么可以达到这一点?因为我们真的在输电的基础设施上进行了非常大的投资。刚才沃伦也谈到了。之后我们还做出了,在可再生能源上非常切实的投资。大家想到碳排放的时候都会说,你在火电厂上关闭了多少个。我们看到我们旗下所有的电力行业的情况,这是一个过渡期,我们知道在三种不同的公共事业的标准,都是要进行这样的过渡的。从现有的发电的情况,到之后向可再生能源转变。这个转变先要向天然气去转变,所以我们的火电厂也会不断地退休。我现在也很高兴地向大家报告,从年这整个一整年,我们已经关闭了16座火电厂。看看年到年的这个目标,还会有16座火电厂的关闭。继续看到到年,剩下的14个火电厂也会相继关闭。所以总的来说,我们会在年之前实现所有火电厂的关闭。这就是我们所做的每一个行业的商业活动的加权,我们都是在不断地实现这样的一个过渡和转变,实现我们所有发电行业的去碳化。首先要向我们的这些攸关方和客户来进行报告,不损害他们的利益,第二同样很重要的是,我们要让这些事业进行去碳化,向我们的伯克希尔的股东做出交代。还有就是现在伯克希尔下面碳足迹第二大的公司,BNSF铁路和BHE能源。我们都在看,他们在伯克希尔内部的排放额。BNSF铁路集团也是在碳足迹的减排上实现了非常大的投入。他们也是建立了基于科学的的目标承诺。这个目标承诺也是符合巴黎协定的目标。在我们的这个行业当中,我们的承诺也会跟巴黎协定同步,BNSF的碳足迹在年也会减少30%。这也是我们进行了公众披露的一个数字。BNSF的网站上也进行了披露。包括伯克希尔能源,刚才的那些数字也是公布在了他们的网站上。所有的股东都可以获得这些数字。我再从伯克希尔股东的角度出发,我真的非常相信这些风险是得到了很好管理的。而且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位也是符合我们长期发展的趋势的。谢谢沃伦这个机会。

巴菲特:是的,有一天总统讨论到了1亿的基础设施的投入。而我们在基础设施投入已经讲了非常多的年份了。输电,传输是非常大的问题,传输中会损耗非常大的电力,所以我们要改善我们现在的传输电网,不光要有太阳要有风帮我们发电,我们也要考虑到人口的集中和密集的程度。当你传输电网越过了这个州界,还要不断地进入到千家万户,我真的希望我们在这方面真的做出改变,希望跟联邦政府进行配合,他们在这方面是有权力,可能比我们做得还要更快,但是我们作为公司也非常想去做。我们能不能做到这一点的速度,比如说我们6年买了太平洋电网,在改善我们整个美国西部的电网基础设施。那为了能够改变现状,我们需要去到更多,比如说刮风,风很大或者太阳很好的地方,来利用这些清洁能源。我们之前发布了这些信息,而且我们在电网改造,在我们的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上,也超过了非常多其他的美国企业。很多买我们股票的人,其实在读我们年报的时候也明白这一点,他们有想说,我们想跟你们交流。我觉得我们没办法跟几百万人都来讲这一点,对不对?我们没有办法特别对待这个领域,或者说是区别对待我们的分析师和这些机构的投资者。我们没有办法做区分。

提问6,下一个问题,沃伦和阿吉特,问你们的问题。作为股东,我的最大的担忧是在你们的保险业的亏损上。我们看到其他公司出现了承保的失误,放大了他们的亏损。我们也理解伯克希尔的文化在保险这边是非常独特的,你们也有很多的人才,但是这还是我们时刻担忧的风险。现在几位看我们的保险行业是怎么看的?可能有一天现在保险行业都会有变化。伯克希尔到底是要怎么做你们的保险行业?比如是不是要在Geico方面减轻你们的长期承保风险?我们也非常感谢伯克希尔的各位员工给我们打造了全世界最好的保险业务,但是我觉得,要放眼长远,能不能在一些保险的线路下面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